空想姜饼人

Whereas I was blind,now I see.

记根(或者能力?或者吐槽?)

能放慢时间(最慢也只能接近停止,不能停),放慢时间时自己也会被放慢,但是思维速度和眼睛活动速度不变,枪法不错(只限于手枪)


甲:这种东西不过是我拉出来的屎罢了
乙:那你塞回去啊


勤奋都是写给笨人的;
实力不是太清楚,不过他是个很勤奋的人

记梦

和当年写的岩石之下差不多(岩石之下就是梦改,还是小学三年级时的梦)

地表下陷,人类生活在岩石之下(多少米不记得了),太阳被镶嵌在岩石上的黑石头(不止一个)代替,发光规律和不同位置时间的太阳一样,地上有会发荧光的草(代替月亮,发光规律和不同位置时间的月亮一样),不是现代(应该是异世界,科技差不多第一次工业革命之后主要用类似魔法的东西)

岩石之上的地球被海覆盖,地表只剩不到地球表面积的百分之一(而且很分散,真正能用的地表只占地表的三分之一,没大陆,群岛),地上不怎么用魔法科技发达(当年不明白,现在加个设定最低的科技产品都是量子级的)

【接下来是自己扯淡,应该会改】地上主角和地下主角不打架,主要想搞明白为啥地表下陷(闲得蛋疼,为啥要调查啊),涉及面太深太阴暗地上中途没死基本也残了,地下接受了调查到的东西,决定保护秘密

途中一个根红苗正的人无预兆叛变,根红苗正在快赢时无预兆自杀(怎么搞事怎么来)

其实我就是来炫耀自己的老版第一版第一次印刷的《盗墓笔记》和三叔签名(◍ ´꒳` ◍)

第十二年,我还在

P16:

朋友!!快吃我一发安利!!!!




年下情敌组!!!




还记的钢三的的小Harley吗




懂得卖萌达到目的的切黑小正太(并不)

小小年紀就是個技術宅!!


还懂得怎么安抚PTSD发作的Tony




同是童年偶像,时间线算起来年龄也差不多




这种情敌组大家不吃吗!!!!!




最后看看最后一P!!!!长大后的Harley!!!




朋友!!!!真的不吃吗!!!

记梗

用呼吸似的微小频率改变来传递信息

出生后身边就形成小型但剧烈的龙卷风,永生

一个只能用19赫兹的声音说话的人(19赫兹的声音人听不见但是能感觉得到)
或者只能用19赫兹的声音说话的飞虫/幽灵/精灵之类的

记梦

开战斗机(用超能力)经过环形的风圈(不止一个)最强的风圈中看见人影(驱风者)

外星入侵,原因是病毒蔓延星球需要解药,材料之一是人类

跑遍全校完成作业,每个班后面的黑板有一道题

在火车隧道中(用超能力)狂飞,一开始用无人机,无人机坏后用超能力(不愿暴露自己的能力),[飞行时双手有蓝光和橙光(线状)不能空中悬停]

落入水中无法出来(靠超能力或科技之类的能在水下呼吸),无论怎么游周围都是水(向上游也一样),最后再水底找到一条海沟(之类的,我不知道如何形容),沿着海沟游被东西挡住(类似深海鮟鱇鱼的牙齿),想要清除障碍,被鱼一起带出水面,被鱼身上的凹槽中的海龟(四只眼睛,嘴能分泌黄色的黏液)攻击

神之子的孩子(有点乱意思到就行,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神,是世界最初的四个生物的后代)爱上了一只老虎(好像是动物园里的),老虎被神之子允许吃了神之子的一块肉获得了改变自己存在感的能力,存在感为零是会让别人无视存在

岩石之下【02】

岩石之下【02】·爱丽丝

“那是什么?”

“一种特别的能力而已,其实没什么用,你不用太在意,不会对你有什么影响。”以诺一边向空杯子中倒牛奶一边说 ,“你被人砍掉头还未死是因为你的「精神」或这说是「意念」和普通人不太相同。

“就本质上来说是一样的,但普通人的意念是混乱无序的,处于一种混沌的状态,你的意念却以一种奇特的方式排列的。它处于混沌与有序之间,它比混沌有序,比有序混沌,它既是混沌又不是混沌,既是有序又不是有序。而这样的排列可以让你用「意念」改变「物质」,我们把这种能力称之为「恩赐」。”

“什么鬼?”

“我说过了,不用太在意,你的恩赐没有什么危险,就当是没这回事吧。”以诺戳了戳赫瓦戈的脸说,“还有,昨天要给你看的东西恐怕是看不到了,只有等下次了。”

“嗯,好。对了,珊蒽和苏森呢?”

“她们俩想吃糯米糕,一大早就去镇上了。”

说完这句话,两人又聊起晚上吃什么话题,然后以诺忽然拉起赫瓦戈向窗外一跃,赫瓦戈再出去的一瞬间看见珊蒽手上拿着暗红色的战斧,撞碎墙站在地上。

“怎么了?!”赫瓦戈大声问道。

“你别管!带他去易德立斯那里。”后一句以诺不知对谁说道。

赫瓦戈带着疑惑被一个人影扛在肩上,那人的速度太快了,风吹在他脸上他根本不敢睁开眼。

赫瓦戈虚起眼,看见珊蒽和几个人缠斗。一个皮肤黝黑的男人举起一把似砍柴用的斧头劈向以诺,有什么东西在她身边破碎。一个身材娇小的女人全身出现龟裂纹样的金色光纹,以诺拉住她和那个男人冲向珊蒽那边。

以那女人为中心,金色的光芒散开形成一个球形,包裹住了所有人。当光芒散去时,那光之前包裹住的一切都消失了。

赫瓦戈用极小的声音又极为清晰的说了两个字。

“以诺。”

-------------------

人影带赫瓦戈进入森林后速度明显减慢,赫瓦戈趁机看到了人影的脸。是苏森。

二人连续跑了接近两公里才来到森林中心,一个泛着淡淡绿色的湖坐落于森林中心,湖中有个小岛,岛上只有一座木质的房屋,屋顶上的烟囱有一道轻烟正袅袅上升

他们走到湖畔,这里有多处泥泞,岸边的木桩上拴着一条小船,船身有一半在水中,里面还有一对桨。 苏森带赫瓦戈径直走到小船边,解开绳子把船推下水。

“上来。”苏森说。

他们坐在船上,苏森划桨,小船驶过湖面。这时静下来赫瓦戈才来得及回想之前看到的画面,他感到一阵阵难以言喻的悲伤,他想哭却没有泪。

船到了对岸二人跨下船,苏森把船拉上岸,此处的湖岸要比刚才那边陡,她回头望了望,便走向小木屋。

门半掩着没有关,苏森抬手欲推,还未伸出手门却打开了,一个赫瓦戈从未见过的女孩站在门口。

金色长发,蓝白相间的裙子,黑色蝴蝶结发卡。女孩蔚蓝色的双眼透出惊喜,越过苏森看向赫瓦戈。

她回过头对里屋大声的喊,声音中带着无比的兴奋和愉悦。“易德立斯!赫瓦戈来了!哈哈!”




TBC

岩石之下【01】·梦?

重新写过,不喜勿喷

---------------------------------

岩石之下【01】·梦?

男子站在岸边听着海水拍打海滩的声音。阳光下他依旧披着厚实的破烂不堪的披风,汗水从他的脸上滑下,像虚假的泪水。

他抬起头,面向那片蓝天,虚起眼直视灼热的太阳。他维持着这样的动作站在那里,立若磐石。

说不出有多长时间,他一直站在这里注视着。他可能已在这里矗立了一千个轮回,亦可能只不过一刹。

终于他抬脚向前方的海走去,海水没过他的脚踝、膝盖、腰腹……直至头顶,他依旧不停。

他心中仅存一念:■■■■■■■■

--------------------

赫瓦戈挣扎的睁开眼,甩甩头清醒了一下头脑,看向墙上的挂钟。他只睡了十几分钟。

讲台上老师还在喋喋不休的讲课,他把目光转向窗外,他思考刚才的梦,却怎样也想不起。他看着天,岩石天空蔓延到尽头。

三千多年前,如世界末日般大地颤动,人们生活的世界陷入地底。理所当然的,天空被岩石所替代,好在岩石比较高,不会让人有压抑感,而太阳则被称为「新太阳」三十三颗黑色的发光球体代替,夜晚降临新型植物——荧光草发出淡淡的荧光代替了月亮和星星。除此以外唯一的变化就是三分之二人口的缺失,其中约有三分之一是因为死亡,但剩下的三分之一却无人得知原因。

终于等到下课,赫瓦戈收拾好东西离开教室,站在校门口百无聊赖的踢着石子,等待以诺的到来。

今天早上出门时以诺让赫瓦戈放学后在校门等她,她要带赫瓦戈去一个地方。“你一定会喜欢的。”以诺是这样说的。

天色渐渐变暗,大约两小后遍地的荧光草都开始发光,蹲在地上的赫瓦戈在三秒后在起身,『回去之后一定要吓唬以诺』,他这样想着向家的方向走去。

赫瓦戈的家在镇子的郊外,家里只有他、以诺还有两个小丫头,在他家的附近没有其他人住,他每天要走比其他同学多一倍的路,从他家再往后走几百米就是一个巨大的森林。不过赫瓦戈从来没去过森林,即使相隔几百米,他小时候也经常听见晚上有一阵阵的狼嚎和其它动物的哀嚎。

当赫瓦戈走到家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但奇怪的是家里没有光。

“怎么回事?”赫瓦戈疑惑,“以诺和那两个丫头都没回来?”

他打开门准备进屋点灯,在黑暗中摸索时,他终于有了一些奇怪的感觉。

开始他感到脖子处有丝凉意,他想控制自己回头,却发现控制不了,然后他觉得有些眩晕,像自己在不停的翻转,之后巨痛从脑后传来,他听见他的头落地的声音。

最后,在荧光草微弱的光下,在他意识消失的前一秒,他看见自己失去头颅的身体喷溅着血向前倒去。

在最后的最后,在双眼变黑的刹那他好像听见以诺在叫他。

-------------------

赫瓦戈早上起来,窗外的小鸟早就叫个不停。他迷迷糊糊的坐在床上一动不动,不停的眨睡意满满的双眼。然后他忽然想起了什么,摸向脖子。『呼,还在,是梦啊。』

下床,走到客厅。以诺已经把早饭准备好,烤面包片和赫瓦戈最爱的香橙果酱以及一大扎的牛奶。

“你起来了,”以诺笑着说,“赫瓦戈。”

听见以诺叫自己的名字赫瓦戈一愣,他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坐下,大脑空白的嚼着以诺递来的摸好果酱的面包片。

“赫瓦戈……”他再一次听见以诺叫他的名字,这一次他终于想起,在昨天晚上,在他快要死的时候,他看见从未生气的以诺愤怒的冲到他面前叫着他的名字。

他咽下口中的食物,看着以诺,艰难的开口道:“昨天,你……”

“昨天没有去接你真是抱歉,你不会恨我的对不对?”

赫瓦戈没回答她,继续自己的话。“昨天晚上,我要死的时候我看见你叫着我的名字跑向我。”

“诶!我不是说过不许说这种不好的话吗?”以诺敲了一下赫瓦戈的头说。

“我为什么还会活着?”

“你今天怎么了,老是说这种话。”

“我看见你很愤怒的样子,”赫瓦戈看着以诺黑色的眼睛,他看不透她眼底的东西,但他坚持的说,“我头被砍掉本来应该死的,为什么还会活着?”

以诺没有回答他,也没有看他。她低下头喝着杯中的牛奶,过了十几秒,她放下空杯,舔了舔嘴唇。

“昨天晚上你确实已经死了,”她淡淡的道,“不过现在又活着,就是这样而已。”

“我为什么还会活着?”赫瓦戈第三次问。

“只不过是「恩赐」罢了。”





TBC

岩石之下【11】

【11】·出发,东大陆Ⅰ


“爱丽丝你带上夏树马上走。”易德立斯说。


“去那里?”


“随便,但是要远。你先和爱丽丝走,白寒要留下。”后一句是对夏树说的。


“为什么?!”夏树问。


“我太弱了,还不会控制身体中的恩赐,要留下来学习。”白寒回答。


“你放心,”爱丽丝对夏树说,“易德立斯很厉害会照顾好她的,我也很厉害会照顾好你哦。我们走吧O(∩_∩)O”


“走好。”


“拜拜,记得来找我们哦!”爱丽丝顺手拉过夏树的手打开门向外跑去。


“再见。”易德立斯挥手微笑。


等到爱丽丝跑入森林,易德立斯转头满脸歉意的说:“抱歉啦白寒,本来这次可以把这些人交给你练练手,不过我还是想亲手解决。”没等白寒回答易德立斯就回头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眼底第一次透出杀意。


我们已经妥协了,他想。我们承诺不再干预你们的事,我们也做到了。以诺只不过是在守卫她最后的一丝信仰,她从那次之后再也未介入那些事,她想守卫的不过是她心中仅有的净土,仅有的「伊甸园」。你们连这点权力也不愿意给她,她出现在你们眼中一次便杀她一次。


我不会离开这里,这是我答应她的。但从现在开始,你们凡是进入这片你们承诺不会入侵的森林,我易德立斯必要竭尽所能以最痛苦的方式让你们死去,绝无例外!


又一批进入森林的人在走过一半路程后,安静的失去出声的能力,以极其痛苦的方式而又不能动的纠结了半个小时才缓慢的死亡消失。


--------------------


“夏树夏树夏树,这个圣诞好好吃!你也吃一口吧!”


“啊啊啊,夏树你看那家店的柠檬汁看起来好好喝,我们去喝杯再走好不好!”


“夏树!那边那个玩偶好可爱啊!!!”


可怜的夏树同学被爱丽丝拉走后就不停的从这里家店逛向那家店。不是说会照顾好我吗?夏树无奈的想。


“那个,爱丽丝——”“什么事呀?”“——易德立斯要我们赶快离开这里,我们该去那里?”


“啊!忘记了!”爱丽丝惊讶的睁大眼睛说,“让我想想啊,嗯……嗯……呀!有了!我们去坐船吧!我从来没坐过船,我们去坐船好不好!随便坐一艘船,然后就可以离开到很远的地方了~\(≧▽≦)/~”


看着一脸“我很聪明吧,快夸我”的爱丽丝,夏树也只有点头同意了随便坐一艘船的想法。


走到港口爱丽丝去询问售票员船的航程,得知有到「东大陆」的船,极为高兴的爱丽丝毫不犹豫的买下两张到东大陆的船票。


东大陆,七大陆中面积第二大的大陆,全大陆遍布变种荧光草——碎光草,夜晚降临之时大地如星空般美好。对于另外六个大陆的人来说是最为神秘的地方。星云奇迹、古代奥义、洞穴森林、食铁兽,东大陆四大传说。对于喜好神秘的人来说,东大陆简直就是神秘主义的乐园。



TBC


岩石之下【10】

【10】


伤心。


悲痛。


无法理解。


白寒在她刚开始不久的生命中流下第一颗泪水,然后止不住的泪水夺眶而出。


确定拥有自主意识的她终于确定了她早就有的一个想法。以前作为以诺恩赐的她只拥有十分少量的意识,在战斗的过程中她也能感道以诺的恩赐顶多只有「顶尖级别」,离「苏菲亚级别」还有不少距离。所谓的「传说级别」指的是以诺,不是以诺的恩赐,以诺对自身的熟悉以及完美的控制力让她踏进「传说级别」。


以诺原本除白寒、白雾外还创造出一个,那一个在成型前就强行与以诺本身融合,让她有足够的自保能力,而她的防御的确也强于攻击力。


以往以诺面对技巧足够恩赐强于她的人,虽然打不赢也可以轻易脱身,基本处于只有她想走就没人拦得住的状态。但今天她死了,本来可以走却死了。白寒是她的恩赐,对她绝对忠诚,但白寒无法理解以诺为什么不走而带走了不会死的夏树。


她问易德立斯为什么,易德立斯告诉她夏树很重要,以诺是为了一个承诺和心中的信仰。


白寒依旧无法理解,但是无所谓了,这是以诺死前想做的事,她告诉易德立斯“我会完成以诺想做的事。”


“你完成不了,”易德立斯说,“理论上讲你继承了以诺所有的恩赐,而在我跟她以往的讨论来看,她的恩赐全部加在一人身上时有一定可能达到「苏菲亚级别」,可惜你根本不会使用她的全部恩赐,单个的你只有「泰勒斯级别」。可是要是有她的控制力,你甚至会超越她。”


易德立斯站起来绕过桌子走到白寒身边,双手按住白寒的肩膀,眼底透出从未有过的认真。“如果你信任我就留下来,我可以帮你。在控制力方面以诺是最强的没有之一,我虽不及她也可以提供一些帮助。”


“一开始我就说过了,我相信你。”


“好。”


--------------------


正如易德立斯所想,夏树再次醒来时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醒来后他不说话就幽幽的看着爱丽丝,一直看着。身怀代表死亡恩赐的爱丽丝默默转身,让自己的后背接受那灼热的目光。


第一次爱丽丝如此期望易德立斯的出现,而易德立斯似乎听见了她内心的渴望,立刻打开里屋的门走出来。


“抱歉让你们久等了。”易德立斯微笑说。


“没事没事,很及时。”爱丽丝星星眼状说。


“那个,”夏树说,“易德立斯先生请问……”


“嗯?你怎么知道我叫易德立斯,我还没说过啊?”之前夏树二人交代事情经过时介绍过自己,而易德立斯却没说过关于自己的任何事。


“刚才爱丽丝进来时叫过你的名字。”


“这样啊,你刚才想问什么?”


“那个你能和我说说更多关于恩赐的事吗?”


“恐怕是不行了,现在你的处境太危险了,必须马上离开。”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