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想姜饼人

Whereas I was blind,now I see.

其实我就是来炫耀自己的老版第一版第一次印刷的《盗墓笔记》和三叔签名(◍ ´꒳` ◍)

第十二年,我还在

P16:

朋友!!快吃我一发安利!!!!




年下情敌组!!!




还记的钢三的的小Harley吗




懂得卖萌达到目的的切黑小正太(并不)

小小年紀就是個技術宅!!


还懂得怎么安抚PTSD发作的Tony




同是童年偶像,时间线算起来年龄也差不多




这种情敌组大家不吃吗!!!!!




最后看看最后一P!!!!长大后的Harley!!!




朋友!!!!真的不吃吗!!!

岩石之下【02】

岩石之下【02】·爱丽丝

“那是什么?”

“一种特别的能力而已,其实没什么用,你不用太在意,不会对你有什么影响。”以诺一边向空杯子中倒牛奶一边说 ,“你被人砍掉头还未死是因为你的「精神」或这说是「意念」和普通人不太相同。

“就本质上来说是一样的,但普通人的意念是混乱无序的,处于一种混沌的状态,你的意念却以一种奇特的方式排列的。它处于混沌与有序之间,它比混沌有序,比有序混沌,它既是混沌又不是混沌,既是有序又不是有序。而这样的排列可以让你用「意念」改变「物质」,我们把这种能力称之为「恩赐」。”

“什么鬼?”

“我说过了,不用太在意,你的恩赐没有什么危险,就当是没这回事吧。”以诺戳了戳赫瓦戈的脸说,“还有,昨天要给你看的东西恐怕是看不到了,只有等下次了。”

“嗯,好。对了,珊蒽和苏森呢?”

“她们俩想吃糯米糕,一大早就去镇上了。”

说完这句话,两人又聊起晚上吃什么话题,然后以诺忽然拉起赫瓦戈向窗外一跃,赫瓦戈再出去的一瞬间看见珊蒽手上拿着暗红色的战斧,撞碎墙站在地上。

“怎么了?!”赫瓦戈大声问道。

“你别管!带他去易德立斯那里。”后一句以诺不知对谁说道。

赫瓦戈带着疑惑被一个人影扛在肩上,那人的速度太快了,风吹在他脸上他根本不敢睁开眼。

赫瓦戈虚起眼,看见珊蒽和几个人缠斗。一个皮肤黝黑的男人举起一把似砍柴用的斧头劈向以诺,有什么东西在她身边破碎。一个身材娇小的女人全身出现龟裂纹样的金色光纹,以诺拉住她和那个男人冲向珊蒽那边。

以那女人为中心,金色的光芒散开形成一个球形,包裹住了所有人。当光芒散去时,那光之前包裹住的一切都消失了。

赫瓦戈用极小的声音又极为清晰的说了两个字。

“以诺。”

-------------------

人影带赫瓦戈进入森林后速度明显减慢,赫瓦戈趁机看到了人影的脸。是苏森。

二人连续跑了接近两公里才来到森林中心,一个泛着淡淡绿色的湖坐落于森林中心,湖中有个小岛,岛上只有一座木质的房屋,屋顶上的烟囱有一道轻烟正袅袅上升

他们走到湖畔,这里有多处泥泞,岸边的木桩上拴着一条小船,船身有一半在水中,里面还有一对桨。 苏森带赫瓦戈径直走到小船边,解开绳子把船推下水。

“上来。”苏森说。

他们坐在船上,苏森划桨,小船驶过湖面。这时静下来赫瓦戈才来得及回想之前看到的画面,他感到一阵阵难以言喻的悲伤,他想哭却没有泪。

船到了对岸二人跨下船,苏森把船拉上岸,此处的湖岸要比刚才那边陡,她回头望了望,便走向小木屋。

门半掩着没有关,苏森抬手欲推,还未伸出手门却打开了,一个赫瓦戈从未见过的女孩站在门口。

金色长发,蓝白相间的裙子,黑色蝴蝶结发卡。女孩蔚蓝色的双眼透出惊喜,越过苏森看向赫瓦戈。

她回过头对里屋大声的喊,声音中带着无比的兴奋和愉悦。“易德立斯!赫瓦戈来了!哈哈!”




TBC

岩石之下【01】·梦?

重新写过,不喜勿喷

---------------------------------

岩石之下【01】·梦?

男子站在岸边听着海水拍打海滩的声音。阳光下他依旧披着厚实的破烂不堪的披风,汗水从他的脸上滑下,像虚假的泪水。

他抬起头,面向那片蓝天,虚起眼直视灼热的太阳。他维持着这样的动作站在那里,立若磐石。

说不出有多长时间,他一直站在这里注视着。他可能已在这里矗立了一千个轮回,亦可能只不过一刹。

终于他抬脚向前方的海走去,海水没过他的脚踝、膝盖、腰腹……直至头顶,他依旧不停。

他心中仅存一念:■■■■■■■■

--------------------

赫瓦戈挣扎的睁开眼,甩甩头清醒了一下头脑,看向墙上的挂钟。他只睡了十几分钟。

讲台上老师还在喋喋不休的讲课,他把目光转向窗外,他思考刚才的梦,却怎样也想不起。他看着天,岩石天空蔓延到尽头。

三千多年前,如世界末日般大地颤动,人们生活的世界陷入地底。理所当然的,天空被岩石所替代,好在岩石比较高,不会让人有压抑感,而太阳则被称为「新太阳」三十三颗黑色的发光球体代替,夜晚降临新型植物——荧光草发出淡淡的荧光代替了月亮和星星。除此以外唯一的变化就是三分之二人口的缺失,其中约有三分之一是因为死亡,但剩下的三分之一却无人得知原因。

终于等到下课,赫瓦戈收拾好东西离开教室,站在校门口百无聊赖的踢着石子,等待以诺的到来。

今天早上出门时以诺让赫瓦戈放学后在校门等她,她要带赫瓦戈去一个地方。“你一定会喜欢的。”以诺是这样说的。

天色渐渐变暗,大约两小后遍地的荧光草都开始发光,蹲在地上的赫瓦戈在三秒后在起身,『回去之后一定要吓唬以诺』,他这样想着向家的方向走去。

赫瓦戈的家在镇子的郊外,家里只有他、以诺还有两个小丫头,在他家的附近没有其他人住,他每天要走比其他同学多一倍的路,从他家再往后走几百米就是一个巨大的森林。不过赫瓦戈从来没去过森林,即使相隔几百米,他小时候也经常听见晚上有一阵阵的狼嚎和其它动物的哀嚎。

当赫瓦戈走到家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但奇怪的是家里没有光。

“怎么回事?”赫瓦戈疑惑,“以诺和那两个丫头都没回来?”

他打开门准备进屋点灯,在黑暗中摸索时,他终于有了一些奇怪的感觉。

开始他感到脖子处有丝凉意,他想控制自己回头,却发现控制不了,然后他觉得有些眩晕,像自己在不停的翻转,之后巨痛从脑后传来,他听见他的头落地的声音。

最后,在荧光草微弱的光下,在他意识消失的前一秒,他看见自己失去头颅的身体喷溅着血向前倒去。

在最后的最后,在双眼变黑的刹那他好像听见以诺在叫他。

-------------------

赫瓦戈早上起来,窗外的小鸟早就叫个不停。他迷迷糊糊的坐在床上一动不动,不停的眨睡意满满的双眼。然后他忽然想起了什么,摸向脖子。『呼,还在,是梦啊。』

下床,走到客厅。以诺已经把早饭准备好,烤面包片和赫瓦戈最爱的香橙果酱以及一大扎的牛奶。

“你起来了,”以诺笑着说,“赫瓦戈。”

听见以诺叫自己的名字赫瓦戈一愣,他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坐下,大脑空白的嚼着以诺递来的摸好果酱的面包片。

“赫瓦戈……”他再一次听见以诺叫他的名字,这一次他终于想起,在昨天晚上,在他快要死的时候,他看见从未生气的以诺愤怒的冲到他面前叫着他的名字。

他咽下口中的食物,看着以诺,艰难的开口道:“昨天,你……”

“昨天没有去接你真是抱歉,你不会恨我的对不对?”

赫瓦戈没回答她,继续自己的话。“昨天晚上,我要死的时候我看见你叫着我的名字跑向我。”

“诶!我不是说过不许说这种不好的话吗?”以诺敲了一下赫瓦戈的头说。

“我为什么还会活着?”

“你今天怎么了,老是说这种话。”

“我看见你很愤怒的样子,”赫瓦戈看着以诺黑色的眼睛,他看不透她眼底的东西,但他坚持的说,“我头被砍掉本来应该死的,为什么还会活着?”

以诺没有回答他,也没有看他。她低下头喝着杯中的牛奶,过了十几秒,她放下空杯,舔了舔嘴唇。

“昨天晚上你确实已经死了,”她淡淡的道,“不过现在又活着,就是这样而已。”

“我为什么还会活着?”赫瓦戈第三次问。

“只不过是「恩赐」罢了。”





TBC

岩石之下【11】

【11】·出发,东大陆Ⅰ


“爱丽丝你带上夏树马上走。”易德立斯说。


“去那里?”


“随便,但是要远。你先和爱丽丝走,白寒要留下。”后一句是对夏树说的。


“为什么?!”夏树问。


“我太弱了,还不会控制身体中的恩赐,要留下来学习。”白寒回答。


“你放心,”爱丽丝对夏树说,“易德立斯很厉害会照顾好她的,我也很厉害会照顾好你哦。我们走吧O(∩_∩)O”


“走好。”


“拜拜,记得来找我们哦!”爱丽丝顺手拉过夏树的手打开门向外跑去。


“再见。”易德立斯挥手微笑。


等到爱丽丝跑入森林,易德立斯转头满脸歉意的说:“抱歉啦白寒,本来这次可以把这些人交给你练练手,不过我还是想亲手解决。”没等白寒回答易德立斯就回头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眼底第一次透出杀意。


我们已经妥协了,他想。我们承诺不再干预你们的事,我们也做到了。以诺只不过是在守卫她最后的一丝信仰,她从那次之后再也未介入那些事,她想守卫的不过是她心中仅有的净土,仅有的「伊甸园」。你们连这点权力也不愿意给她,她出现在你们眼中一次便杀她一次。


我不会离开这里,这是我答应她的。但从现在开始,你们凡是进入这片你们承诺不会入侵的森林,我易德立斯必要竭尽所能以最痛苦的方式让你们死去,绝无例外!


又一批进入森林的人在走过一半路程后,安静的失去出声的能力,以极其痛苦的方式而又不能动的纠结了半个小时才缓慢的死亡消失。


--------------------


“夏树夏树夏树,这个圣诞好好吃!你也吃一口吧!”


“啊啊啊,夏树你看那家店的柠檬汁看起来好好喝,我们去喝杯再走好不好!”


“夏树!那边那个玩偶好可爱啊!!!”


可怜的夏树同学被爱丽丝拉走后就不停的从这里家店逛向那家店。不是说会照顾好我吗?夏树无奈的想。


“那个,爱丽丝——”“什么事呀?”“——易德立斯要我们赶快离开这里,我们该去那里?”


“啊!忘记了!”爱丽丝惊讶的睁大眼睛说,“让我想想啊,嗯……嗯……呀!有了!我们去坐船吧!我从来没坐过船,我们去坐船好不好!随便坐一艘船,然后就可以离开到很远的地方了~\(≧▽≦)/~”


看着一脸“我很聪明吧,快夸我”的爱丽丝,夏树也只有点头同意了随便坐一艘船的想法。


走到港口爱丽丝去询问售票员船的航程,得知有到「东大陆」的船,极为高兴的爱丽丝毫不犹豫的买下两张到东大陆的船票。


东大陆,七大陆中面积第二大的大陆,全大陆遍布变种荧光草——碎光草,夜晚降临之时大地如星空般美好。对于另外六个大陆的人来说是最为神秘的地方。星云奇迹、古代奥义、洞穴森林、食铁兽,东大陆四大传说。对于喜好神秘的人来说,东大陆简直就是神秘主义的乐园。



TBC


岩石之下【10】

【10】


伤心。


悲痛。


无法理解。


白寒在她刚开始不久的生命中流下第一颗泪水,然后止不住的泪水夺眶而出。


确定拥有自主意识的她终于确定了她早就有的一个想法。以前作为以诺恩赐的她只拥有十分少量的意识,在战斗的过程中她也能感道以诺的恩赐顶多只有「顶尖级别」,离「苏菲亚级别」还有不少距离。所谓的「传说级别」指的是以诺,不是以诺的恩赐,以诺对自身的熟悉以及完美的控制力让她踏进「传说级别」。


以诺原本除白寒、白雾外还创造出一个,那一个在成型前就强行与以诺本身融合,让她有足够的自保能力,而她的防御的确也强于攻击力。


以往以诺面对技巧足够恩赐强于她的人,虽然打不赢也可以轻易脱身,基本处于只有她想走就没人拦得住的状态。但今天她死了,本来可以走却死了。白寒是她的恩赐,对她绝对忠诚,但白寒无法理解以诺为什么不走而带走了不会死的夏树。


她问易德立斯为什么,易德立斯告诉她夏树很重要,以诺是为了一个承诺和心中的信仰。


白寒依旧无法理解,但是无所谓了,这是以诺死前想做的事,她告诉易德立斯“我会完成以诺想做的事。”


“你完成不了,”易德立斯说,“理论上讲你继承了以诺所有的恩赐,而在我跟她以往的讨论来看,她的恩赐全部加在一人身上时有一定可能达到「苏菲亚级别」,可惜你根本不会使用她的全部恩赐,单个的你只有「泰勒斯级别」。可是要是有她的控制力,你甚至会超越她。”


易德立斯站起来绕过桌子走到白寒身边,双手按住白寒的肩膀,眼底透出从未有过的认真。“如果你信任我就留下来,我可以帮你。在控制力方面以诺是最强的没有之一,我虽不及她也可以提供一些帮助。”


“一开始我就说过了,我相信你。”


“好。”


--------------------


正如易德立斯所想,夏树再次醒来时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醒来后他不说话就幽幽的看着爱丽丝,一直看着。身怀代表死亡恩赐的爱丽丝默默转身,让自己的后背接受那灼热的目光。


第一次爱丽丝如此期望易德立斯的出现,而易德立斯似乎听见了她内心的渴望,立刻打开里屋的门走出来。


“抱歉让你们久等了。”易德立斯微笑说。


“没事没事,很及时。”爱丽丝星星眼状说。


“那个,”夏树说,“易德立斯先生请问……”


“嗯?你怎么知道我叫易德立斯,我还没说过啊?”之前夏树二人交代事情经过时介绍过自己,而易德立斯却没说过关于自己的任何事。


“刚才爱丽丝进来时叫过你的名字。”


“这样啊,你刚才想问什么?”


“那个你能和我说说更多关于恩赐的事吗?”


“恐怕是不行了,现在你的处境太危险了,必须马上离开。”



TBC


岩石之下【09】

【09】


易德立斯进门就看到夏树又趴在在桌子上,带着疑惑的双眼看向坐在一边的白寒。


“被她杀了第二次。”白寒指着爱丽丝道。


转头看向爱丽丝。


“呃……我帮他进化进化,而且我用的是液体也可以练习一下嘛。”


第一次爱丽丝只是用了点稀薄的毒雾就让夏树趴了八分钟,用液体的少说也有一个小时。易德立斯算了算时间,正好可以解决一些他们二人来时就想解决的事。


“白寒你跟我来,有些事我要单独和你说。”易德立斯说。


-------------------


易德立斯带白寒到里屋,在自己和白寒面前各放了一杯咖啡。白寒对咖啡毫无兴趣,她一直看着易德立斯的眼睛。


“你了解以诺吗?”易德立斯问。


“不知道。”白寒说,“我只是她的恩赐,她意念的一部分。”


“以前确实如此,不过现在她死了。而这正是问题所在,作为恩赐的你在她死后却依旧存在,那你现在是以什么形态存在呢?”


“有何关系吗?我存在或是不存在一点也不重要。反正,她已经不存在了。”


“很有关系,我希望你能仔细思考这个问题,这很重要,非常重要。”


两人之间沉默了很久,白雾低下头看着咖啡静静的做以诺未死时从未做过的事——思考。易德立斯喝着咖啡等待她的回答。


过了许久白寒抬起头再次看向他。“恩赐是用意念改变现实的能力,人死后意念应该便消失了,改变的现实也应该随之消失。我是以诺的恩赐,她死之后我还没消失就证明,以诺的意念没有消失。”


“不错的回答,请继续说。”


“但以诺确实已经不存在,这一点我比任何人都清楚。”


“那么她的意念又是如何存在呢?”


“在我的身体中或是……无处不在!”白寒坚定的看着易德立斯的眼睛,他墨绿色的双眼带有淡淡的欣慰与惊喜。


无处不在吗?真是大胆的想法,不过,如果是以诺就什么都有可能,她所创造的奇迹可不是一个两个。易德立斯想。


“是的,的确很有可能。可今天的重点不是她,是你。”易德立斯朝白寒一笑,“无论以诺以何种形式存在,你现在都是独立的存在,不是任何人的恩赐,是完完整整的一个「生命」!”


易德立斯睁大眼睛激动的挥舞双手,丝毫不顾及自己的形象。“你能理解吗?你,白寒是完完整整的一个生命,不寄托于其它的东西存在!最重要的一点是,就在刚才你展现出你的「思考」能力,逻辑清晰的用你的「自主意识」回答了我的提问,你在思考,而不是条件反射之类。并且根据你的答案可以判断,以诺完整的消除了她的意识对你的影响,你拥有只属于你的意识。最最最重要的在于,以诺在她生命的最后又创造了一个奇迹,她创造了一个「拥有自主意识的完整生命」!”



TBC


岩石之下【08】

【08】


以易德立斯为中心,墨绿色的薄雾慢慢扩散,身后的房屋和林中的树木似乎全被笼罩在其中。不过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薄雾和房屋和树木间隔着细微到几乎没有却又真实存在的缝隙。


恩赐——「赫尔的腰下」


几乎完美的控制力。


-----------------


“嗯?怎么起雾了?”一个手握日本武士刀的人说。


“麻烦,等会雾起大了那人不就跑了。”在武士刀身后十几米处另一人说。


“呵,一个小鬼罢了。”武士刀说。


“……”


“你怎么不说话了?”武士刀说。


“你,你……”


“哈?我怎……”“当!”


武士刀没说完就被金属落地的声音打断,他顺着另一人的惊恐的目光看去,他的武士刀落在他的脚边。『怎么回事?我的刀怎么掉了,而且我还没感觉到。』


他带着疑惑然后摔倒在地上,他想低头看看自己的下半身,却无法低头。他把唯一能动的眼睛移向另一人,那人惊恐的后退远离他。他勉强看见那人的双腿的皮肤腐烂消失,接着是肌肉、经络,然后那人也摔倒,这时他才看见那人全身上下都在腐烂消失,那人丝毫没有察觉,没有一点点的痛感没流一滴血就这样连同衣物一起腐烂消失。在他自己之后。


除了武士刀二人其余的人也发现起雾了,有的像他们一样没有痛感的腐烂消失,有从口中冒出墨绿色的粘稠液体腐蚀致死的,或是从毛孔流出的墨绿色液体包裹住身体被吸收掉的,还有融化成一滩水进入大地母亲的怀抱的……各种各样的死法,相同点是——都未留下一点痕迹。


-------------------


“爱丽丝出来一下。”易德立斯在房门喊道。


“OK~”吃着从厨房里找到的黑森林蛋糕的爱丽丝,快速刨完最后几口蛋糕边说边出门。


爱丽丝出门置身于薄雾之中,身体与雾之间没有任何间隙。


“怎么了?你还解决不了了?”爱丽丝嚼着口中的蛋糕说。转头她隐隐约约看见一个人影从树林走来。


“居然还有一个?易德立斯你又偷懒!”爱丽丝不满的说,“「欧几里德级别」也能走到这里,不错呀。”


“用液体的。”易德立斯说。


“……嗯。”她抬起右手食指在空中转动,将指尖白色的雾缩小成拳头大小的透明液体团。


“还要小。”


爱丽丝继续转动食指,直到液体变为弹珠大小才停下,这时人影也走到他们面前,是一个精壮的高加索人,脸色苍白动作慢得诡异。她用食指指向高加索人,液体小球缓慢的飘过去,当碰到那人时,高加索人炸成一摊血雾被液体球吸收,然后液体落地消失。


“还是不熟练。”易德立斯说。


“控制力是比你差远了,但就算我的雾比你现在的雾还稀薄也可以杀死他啊。”爱丽丝歪着头对易德立斯道,“我可是有「传说级别」恩赐●v●”


“可惜「你」只是「苏菲亚级别」。”


TBC


岩石之下【07】



“这样啊,真可惜,我还没见过以诺呢。”爱丽丝嚼着自己盘中最后一块曲奇含糊不清的说。


“你们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夏树无奈的说。


“抱歉,已经忘记了。”易德立斯笑着说。


“什么问题啊?”爱丽丝问。


“什么是「专一恩赐」。”夏树说。


“诶呀?你连这个也不知道?”爱丽丝惊讶的说,“就是不同类型的恩赐,大体来说分为三类,「持续恩赐」、「反复恩赐」、「转移恩赐」。


“简单的说「持续恩赐」是永远维持的恩赐,不会因为人的意志暂停或出现,无论你喜不喜欢你的恩赐它都会一直存在,感觉很可怜诶。「反复恩赐」是最常见的恩赐了,百分之六七十拥有恩赐的人都是反复恩赐,我一直觉得这是最方便、最容易的恩赐,我的恩赐就是反复恩赐哦≧∇≦。「专一恩赐」是只能使用一次的恩赐,有些人的专一恩赐使用之后就不能用了,不过这还算好的,还有些更可怜的专一恩赐是靠消耗生命的,用完人都没了。不过也因为这样专一恩赐绝大部分都是「顶尖级别」以上的,而且专一恩赐只有不到百分之五。”


“夏树你了解你的恩赐吗?”易德立斯问。


“嗯,不会真正的受伤也不会死亡。”夏树说。


“差不多,继续说。”


“没了。”


“没了?以诺没告诉你吗?”易德立斯皱着眉头说,“你的恩赐属于「持续恩赐」是在不停的受伤和死亡中完善自身,进行进化。”


“进化?!”


“是的,没猜错的话,你会在受伤和死亡中不停的变强。”


“听起来很厉害呀。”爱丽丝一边吃易德立斯的茶点一边说。“可惜就是过程太痛苦。”


“痛不痛苦无所谓,只要……嗯!”


夏树还未说完,坐在他身旁的爱丽丝对他挥了下手,他眼前一黑倒在桌上。又死一次。


“他说他无所谓的。”爱丽丝耸耸肩对盯着她的易德立斯和白寒说。


易德立斯喝完第二杯红茶,起身出房子的时候夏树就醒了过来。大约过了八分钟。


“他去干嘛?”夏树问。


“解决一些小问题。”爱丽丝说。


---------------------


易德立斯站在门外,有二十几人朝他这个方向前进,不是找他,是他身后房子中的一人。不过无所谓,反正那二十几人是完成不了任务了。


这是你们的礼物,我收下了。



TBC


岩石之下【06】

【06】

白寒带着夏树不停的跑,一直跑进一片森林。一路无话。

大约跑到森林的中间处白寒才把夏树放下,夏树看了看四周问:“来这里做什么?”

“我不知道,”白寒说,“是她让我来这里的,她只让我一直我中间走。还没到最中间,继续走吧。”

---------------------

易德立斯端起茶壶将红茶倒进面前的三个茶杯,往三个小餐碟里放上精致的茶点。做完这些后他转头微笑着看着推开房门的一男一女:“下午好,亲爱的先生、小姐,不建议的话可以品尝一下我准备的下午茶吗?”

面对两张惊讶的脸,易德立斯笑了笑说:“呵呵,不用这么惊讶。我感觉到有两人进入森林的中心处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准备了,虽然你们给我的感觉很陌生,但却没有敌意。别再门口站着了,快进来坐吧。”

夏树和白寒默默的走进坐下,他们至今不知道来这里的原因。白寒知道要来这里,但那只是以诺所想的。

“这位小姐,如果我没记错,你是白寒吧?”易德立斯转头看向白寒“以诺的恩赐之一。”

“!!!”

“这是一个「约定」,以诺在我们中并不算强的,所以我们约定,如果她的恩赐来找我们中的一人,就证明她已经死了。”易德立斯端起红茶边喝边说,“不过,以诺无论如何也是「传说级别」,那么究竟是谁以何种方式杀死她的呢?还麻烦请你们告诉我。”

“为什么?”夏树说“我们甚至还不知道你是谁。”

“我相信他。”白寒说。

“你认识他?”

“不认识。我来这里是以诺的意志,她让我来这里,而这个人在这里。我相信以诺,也相信他。”

夏树沉默了会儿,然后告诉易德立斯

发生何事。白寒静静的看着面前的红茶,什么也没做,什么也没说。

易德立斯在听完事情的原委后慢慢的喝完杯中的红茶,放下杯子他叹了口气:“明白了,是这样啊。”

“对不起。”夏树说。

“不用内疚,这不是你的错。那些人已经做好最后的准备,一次损耗两名「专一恩赐」也是够大方的。”

“哈?「专一恩赐」是什么?”

“以诺没和你说吗?这个说起来就是……啊,抱歉请等一等,我要去准备一些东西。”易德立斯说着起身向后面的房间走去,然后拿着一个茶杯和一盘茶点走回来。

他把茶点茶杯放在桌上摆好,端起茶壶往茶杯中倒茶。倒完刚刚把茶壶放下,房门忽然被狠狠推开。

“易德立斯!你这里居然还有其他的人在!”

金色长发,身穿蓝白相间的裙子,戴黑色蝴蝶结发卡的女孩,睁着满是怒气的湛蓝色双眼瞪着易德立斯。

“呵呵,不要生气啊,亲爱的爱丽丝,今天的茶点可是你最喜欢吃的巧克力杏仁奇曲。”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