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响在箱子里唱啊啦啦啦啦啦

Whereas I was blind,now I see.

关于亚伯Ⅱ(伪)

这是看完《关于亚伯》之后的脑洞,因为我总觉得亚伯不会被一个研究员拿把枪就杀死了,(而且亚伯还是我的二本命)算是后续吧。

ooc注意

有私设,有原创人物

文笔很渣,不喜勿喷

----------------------------------

        他向她走去,手中之剑即要履行那恐怖的职责。

      “真可——”

        他的辱骂被突然爆发出的枪声打断了。他的颅骨上半部分被轰成了一团碎骨和肉渣。他的脑袋的剩余部分才刚刚出现一丝惊讶之色。

        兰格蕾恐惧地扔掉还在冒烟的手枪,震惊而不可置信地看着男人瘦削的身躯蹒跚着上前几步,然后才倒下。这具躯体抽动几下,骨瘦如柴的纠结着的四肢和躯干在地板上摊成难看的一摊。最后,像任何正常人一样,她开始干呕。



       “踏、踏……”兰格蕾听见脚步声越来越近。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是一个女孩的声音“死了这么多的人,要清理干净可要花费不少的时间啊。”

           兰格蕾转过头,看见一个将玫红色长发扎成双马尾的女孩。女孩长着一张娃娃脸,皱着眉头只让她显得更加可爱。但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女孩的四肢都被银白色的金属包裹,左手拿着巨型的走炮,右手拿着机枪。绝不是她这种年龄该拿的东西,但在这里,一切的诡异都是合理的。

        “哈哈哈?”女孩看向亚伯的尸体,质疑道“这家伙居然真的「死」了,我还以为「室长」的情报错了。我说,不会是你杀了他吧?”

        兰格蕾强忍着恶心看向这个女孩,回答道:“是我,但你是……”

         “什么啊什么啊什么啊!你居然一个人就杀了他,这个亚伯?喂喂喂,你真的只是一个人类吗?啊啊啊,我知道了,你一定是最新研究出来的什么「小可爱」吧,快点快点快点,说说吧你的能力啊●v●”不等兰格蕾说完女孩就打断了她。

        “不,我是人类。”

         “哈哈哈?人类?你居然说你是人类?开玩笑的对吧,区区人类能做到我们……都做不到的事?啊啊啊!是这个吧!就是这把枪,你的枪是哪里来的?快点快点快点告诉我呀!”女孩在说起我们时声音小到兰格蕾根本听不清,但在scp基金会呆的这段时间,她已经明白很多东西她根本就不需要知道,所以她并没有问。

       “算了算了算了,这些事等到「室长」来了再说吧,现在是要干活的时候了”女孩一扫之前的不满和疑惑,娃娃脸上换上了一张诡异的笑脸。包裹四肢的金属相间的分缝隙和双手那巨型的武器都发出了淡淡的青绿色的光。

       “各位生命请注意,现在是诗哆恩的清理工作时间了,还请快快离去~”女孩说话时,那两个武器的周围环绕着青绿色的光点。

       在兰格蕾惊恐的双眼中,她抬起了那两个巨型的武器。风,巨大的风,就这样刮了起来。兰格蕾不得不闭上双眼,她能感受到风在她的身体上留下了细小的伤痕,大约过了三十秒,或者更久,风停了下来。她睁开了她的眼睛,眼前的场景让她发不出一点声音。

       太干净了。

       相比之前实在太干净了。

       原本不剩任何活物,只剩还在抽搐的尸体的走廊,现在变得干干净净。虽然走廊的四壁还是破碎的,金属的残渣也散落在地板上。但是,至少,所有还在抽搐的尸体,残缺的肉渣和碎骨,暗红色的鲜血都消失了,丝毫看不出来它们存在过的痕迹。

        “什……什么?”即使在基金会呆了有一段时间,可兰格蕾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你究竟是什么东西?”满脸崩溃,兰格蕾终于问出了这个问题。

           “啊啊啊,抱歉抱歉抱歉,我忘记了……”女孩微信笑着面向她,顺便望了一眼兰格蕾胸前的名牌“兰格蕾小姐你还在这里了。”

       “你究竟是什么东西!?”兰格蕾再次问出这个问题。

       “哎呀哎呀哎呀,不要着急嘛兰格蕾小姐,可要有一位淑女的样子呢。”

       “你到底是什么啊!!!”面对亚伯都能开枪的兰格蕾,现在不知为何只能惊恐而崩溃的对着女孩喊叫着。

       “太麻烦了。”

        女孩的娃娃脸上写满厌恶。

      “原来你真的只是人类啊。”

        厌恶的情感让女孩可爱的娃娃脸变得那样狰狞。

       “真让我失望啊,兰格蕾小姐。”

         她抬起了右手的巨型机枪,用散发着淡淡的青绿色光的枪口对准了兰格蕾那张布满泪水的脸。

        “你是什么东西呀!!!!!”最后一次,兰格蕾又问出了这个问题。下一秒——也许不到一秒——她的脸就被那把机枪射成了蜂窝。她的手抽搐了几下,然后那具活了25年的身体失去它原有的活力倒了下去。

         “烦死了烦死了烦死了,所以我才讨厌人类的。”女孩嘟着嘴,那张的娃娃脸又恢复了可爱的样子。

        女孩转身向她来时的方向走去,走了大概十几米,女孩像是想起了什么停了下来。她一边转头,一边——连同那个走炮一起——抬起了她的左手,同时微笑着。

        “忘记回答你了,兰格蕾小姐。”走炮的周围再次围绕起了青绿色的光点“我是「213寝室」的队员,我叫「诗哆恩」,我是——”

        走炮再次启动了,巨风再次刮起,像之前一样,兰格蕾的尸体也消失了。

        真干净。

        “「清道夫」。





TBC?
 ----------------------------------

我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写,先打个TBC吧╰(*´︶`*)╯
 随便说一句“诗哆恩”是德语中风“Sturm”的音译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