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响在箱子里唱啊啦啦啦啦啦

Whereas I was blind,now I see.

山的外面

原创人物,这只是前奏

文笔很渣,不喜勿喷

--------------------------------

【01】

昨晚下了一夜的暴雨。雨水和泥土混合在一起,大地都快被泡烂了。

农场主在雨下大之前就把牲畜都赶到了室内,但是他或许无意的忘记让佛琊进到更坚固的房子里。

佛琊住的这个简陋的、充满了粪便味道的小木屋,在昨夜的大雨中终于倒塌了。好在木板足够的陈旧,佛琊还可以从这堆木头爬出来。

“佛琊!你看看你干了什么!”一大早农场主就找到了佛琊“你看看这个房子!这么好的房子就因为你住进来所以才会倒塌的!”

虽然农场主这样“夸奖”这堆木头,但在佛琊住进这堆木头之前,这个被废弃了几年的曾经用来装牲畜粪便的房子,自从农村半公里外的那片地种上了小麦后,农场主就直接把粪便送到了那片小麦地,顺理成章的这个房子——如果还能算房子的话——就没用了。

“对不起,爸爸。”向往常一样,佛琊低着头对着农场主平静的说着。

平静的态度只会让农场主更加生气,

就像佛琊想的那样,农场主一个巴掌拍了下来。

昨晚就被淋了半夜雨的16岁的佛琊一下就被打倒在地,早已湿透的衣服又沾上了泥土。同样的,她依旧那样平静。十几年来她早已习惯用平静面对伤痛。

“多好的房子,你看看你!现在你要住哪里!”其实农场主根本就不在意这个房子,他在意的只是要拿出多的地方来让佛琊住。“算了,你以后就和农场里的牛犊子住在一起好了。”农场里的牛犊子在室内都住在稻草堆里。只有稻草的那种。

“好的,爸爸。”佛琊站了起来,低着头。

自从五岁那年妈妈菲淋珂带着她嫁给了农场主海刑纳,佛琊就再也没见过她妈妈了,从那之后她就学会了用平静面对一切。她的继父让她的妈妈在离农场六十公里的织布坊工作,每年换的钱不到农场半个月的收益。不过,农场主只是想让家里少个吃饭的人罢了。

“收拾下这堆烂木头,就开始工作!小杂种!跟你妈妈那个臭婊子一样!”

“……好的,爸爸……”

农场主没用发现,在他转身的时候佛琊第一次抬起头看向他,在他一边咒骂一边离去时,佛琊那湿透的衣服冒起了白烟,水分都被蒸发在空气中。

佛琊在她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时候,她那双墨绿色的双眼变成了像烈焰一样的红色。






TBC
----------------------------------

「213寝室」的另一位队员在加入「213寝室」之前的故事,就当我脑洞过大吧

写的有点少,谁叫我手残呢T^T

随便说一句妈妈菲淋珂是德语 胆怯的 “verängstigt”的音译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