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响在箱子里唱啊啦啦啦啦啦

Whereas I was blind,now I see.

山的外面

原创人物,只是前奏

文笔很渣,不喜勿喷

---------------------------------

【02】

在佛琊出生之前她的亲生父亲就酗酒死了,她的妈妈在镇上的一间小织布坊找到了工作,就靠那点工资让母女俩活下去。

妈妈菲淋珂是一位颇有姿色的女子,淡金色的长发更让她增色不少。农场主就是因为这样才找上了她,在佛琊五岁那年,他用花言巧语把菲淋珂骗到手。

母女俩不知道,在这之前农场主娶过一个妻子。

她们也不知道,那个女子比菲淋珂更加动人。

她们更不知道,那个女子是被农场主活活打死的。

刚开始的那段时间农场主对母女俩还很不错,菲淋珂觉得她找到了可以托付一生的男人。过了不到一个月,农场主就厌烦了菲淋珂,把她打发到六十公里外的织布坊。在菲淋珂去织布坊的那个晚上,佛琊就从温馨的小屋搬到了那堆木头里睡。

佛琊根本不在乎睡在哪里,她在乎的只有和妈妈的远离,和她最爱的、最温柔的的妈妈的远离。

农场主不知道在某个他喝醉的夜晚,九岁的佛琊曾经偷偷的跑到六十公里外的织布坊去找过妈妈。虽然太晚了织布坊里的人都睡了,但佛琊还是从那么多的女人中找到了她的妈妈,她就这样静静的看了十分钟,然后离去,她必须在农场主醒来之前回到农场。幸运的是,在佛琊回到农场的时候天还没亮。早知道就应该多看看妈妈的,佛琊想。

没有人知道,一个九岁的小女孩是如何在一个晚上就走了一百二十公里,就连佛琊自己也没有关心这个问题。

佛琊并不知道,那个晚上,她那头遗传至妈妈的淡金色长发,整夜都以赤金的颜色存在着。在她的身边时不时会出现一簇细小的赤金色火焰,虽然存在的时间短到根本发现不到,火焰也细小到看不见,但它们都是真真切切存在的。

“佛琊!你个小杂种!”农场主又在那里吠叫起来,“羊圈里的水你还不加!地都要开裂了!要是有羊死了,我就要你和羊一起死!”

“对不起爸爸,我马上去加。”

在以前,农场的工人一共有八个,而现在就只剩五个了,那三个人的活,自然是佛琊来做的。不过这不仅仅是农场主的错,佛琊太能吃苦了,再多的活她都能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原先她只需要完成两个人的活,农场主看她干活干得快就多派了一个人的活给她。

水井在离羊圈七十多米的地方,打水的这件事对一个十六岁的孩子还是有困难,在第四趟打水的时候,佛琊不小心没把绳子抓牢,水桶带着绳子往井底落去。

就在佛琊惊慌失措的时候,一只手抓住了绳子。

随着那只手佛琊看见了一位二十岁左右的东方女性。墨黑的的披肩发、淡淡的微笑以及像星空一般美好的双眼。

除了双眼,女子的五官单独来看都称不上精致,但普通的五官配合在一起却让人感到舒适与放松,就像……就像是……

“天使……”

“呵,不是天使哦。”女子笑着对佛琊说,“我的名字是……”

以诺。”



TBC
 --------------------------------

随便说一句佛琊是德语 火灾 “Feuer”的音译

至于“以诺”就百度百科吧(ฅ>ω<*ฅ)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