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响在箱子里唱啊啦啦啦啦啦

Whereas I was blind,now I see.

山的外面

原创人物,只是前奏

文笔很渣,不喜勿喷

---------------------------------
【03】

佛琊躺在稻草堆上面,她又想起了两个月前的女子。

“以诺……”佛琊重复着女子的名字。

“是啊,你呢?”

“我、我叫佛琊。”第一次,佛琊局促不安的回答道。

“佛琊。”以诺依旧笑着,但笑容不再是淡淡的微笑,而是……有点……有点……贱贱的?佛琊不愿意承认这点,毕竟之前她是把以诺当成天使的。

以诺:“呐,佛琊。答应我好吗?”

佛琊:“什么?”

以诺:“你答应我可以吗?”

佛琊:“……你先说什么事。”

以诺:“答应我,答应我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一定要平静,无论多么的气愤也要控制住自己。”

佛琊:“为什么?”

以诺:“答应我吧,这对你不难吧。”

佛琊:“……好。”

在佛琊答应了以诺后,以诺就挥手告别了她。背着手,哼着歌,像散步一样的走了。

除了佛琊是以诺有意来找的以外,其他的人都没发现以诺来过农场,以诺离去时经过的猪圈里的猪也没有发现以诺的存在。就连佛琊自己也从来没有质疑过以诺是如何出现的。当佛琊发现这点时,已经是很多年以后的事了。


回忆着两个月前的事,佛琊渐渐睡着了。

“佛琊!你这个小杂种!猪猡!还不快点起来!”每天
都是同样的开场白。

“对不起爸爸,我马上起了。”

“真是个蠢蛋!每天都要我亲自来叫!”农场主这样说,他完全没想到佛琊每天工作到凌晨一两点,而他总是在太阳刚刚升起时就把佛琊叫起来,之后就继续回去睡到中午。

佛琊利索的站起,收拾一下自己就投入到一天的工作中。今天的工作比较少,而且佛琊也更加快速的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当今天的工作完成时,太阳才下山不久。

佛琊回到自己睡的地方,小心翼翼的拿出一块小小的羊奶冻,这是农场里一个好心的工人送她的。趁着今天的时间还早,她准备把这块羊奶冻带给她最爱的、几年未见的妈妈。

佛琊把羊奶冻包好,带着它出了农场,奔向六十公里外的织布坊。

当佛琊到达织布坊时,织布坊正好结束今天的工作。

“请等一等女士。”佛琊对一个刚刚从织布坊出来的女人说道,“请问菲淋珂还在里面吗?”

“菲淋珂?我们织布坊有这个人吗?你还是问问负责管理的泰蒂尔夫人吧。”然后女人向织布坊里面叫着“泰蒂尔夫人!麻烦您过来一下!”

从织布坊里面走出一个中年女性,向着女人说道:“有什么事吗,玛丽?”

“这个女孩她有事要问您。”

“孩子你有什么事要问我?”泰蒂尔夫人看向佛琊。

“泰蒂尔夫人,请问您知道菲淋珂还在里面吗?”佛琊焦急的问着。

“菲淋珂吗?让我想想。”过了一会儿,泰蒂尔夫人皱着眉看向佛琊“欧,抱歉孩子,菲淋珂在四年前就已经去世了。真是抱歉。”





TBC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