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响在箱子里唱啊啦啦啦啦啦

Whereas I was blind,now I see.

石头的孩子

原创人物,只是前奏

文笔很渣,不喜勿喷

----------------------------------

【01】

维特先生今年已经60岁了,他的两个儿子在战火中死去,妻子也在不久前因疾病去世。他自己是一个花农,靠种点花过日子。

向往常一样,维特先生天一亮就去到花田里,他走到花田看见一个大纸箱,疑惑地打开后,发现里面装的不是货物而是一个婴儿。

婴儿伸出两只肉嘟嘟的小手,睁着两只湛蓝色的大眼睛,咯咯咯的笑。维特先生赶紧把婴儿抱进屋子,在经过一番思量后,孤身一人的他决定留下这个婴儿。

在纸箱里维特先生还发现一张纸条,写着:

伊得,生于■■/■■/■■■■

请好好待她。


“爷爷,快看,蔷薇终于终于开花了。”这是今年春天开的第一朵蔷薇,所以伊得显得格外开心。

“那伊得一定要保护好它啊。”维特先生宠溺的摸摸伊得的头。

十一岁的伊得,已经是一个十分漂亮的小姑娘了,天空般湛蓝的双眼,褐色的卷发以及调皮的笑容,戴着维特先生给她编的满天星花环,咯咯咯的笑声让春天更加温暖。

维特先生一直觉得当初把伊得留下来是十分正确的。自从伊得来后,花田里的花就生长的更好,花朵也开得更艳,微风吹过会有阵阵花香。

“嗯?”

“怎么了,爷爷?”

“没什么,不过我记得这片蔷薇是粉色的,这多为什么是红色的?”

“诶?是爷爷你记错了吧?”

“也许是。”维特先生说完后陷入沉默。

“不过,”伊得伸手轻轻的摸着那朵蔷薇,“红色的蔷薇也很好看,而且这红得好似血……”



伊得越长越大,而维特先生却越来越多病,在伊得18岁成年的前一天,答应有要送伊得一个惊喜的爷爷去世了。(我承认我写的是有点快)

伊得一直在爷爷的床边哭,好心的邻居想去拉开她,但她死死的抓着床沿,邻居没有办法只好让她在留爷爷的身边。她整整哭了一天,到晚上甚至哭晕过去。

第二天中午,也就是伊得18岁生日那天,双眼红肿的伊得醒过来,在她面前的床上空无一人。

本来还有点迷糊的伊得瞬间清醒,她猛站起来,想冲出房间。是邻居在她昏过去时把爷爷的遗体搬走了吗?她想。

房门没上锁,但她却打不开,最后她用力撞开房门。等她站稳抬起头时,她看见在她视线范围内,所以地方都爬满长满荆刺的血红色藤蔓。整个小村庄毫无人烟,连一个动物也没有。

她蹒跚地走着,想找的除了她以外的另一个会动的生命,最后她来到了爷爷的花田。

她没注意到,爷爷花田里的藤蔓的血红色是最刺眼的,因为她看见一位女子,女子毫不在意的坐在长满荆刺的藤蔓上,星空般的双眼注视着她。女子的左手拿着一块石头,在石头上开着一朵血蔷薇。

伊得认识村里的每一个人,她也认识这个半个月前才来村子的女子。

“以诺,你还在!”

以诺没有回答她,而是露出一个危险的笑容。

“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啊,”以诺一边抛起石头一边说,“我到这鸟不拉屎的破地方呆了半个月,总算是有点收获啊,还是可以弥补这半个月来的损失的。真是的,干嘛非要我来啊,……自己不来。”

“你说什么?”好不容易见到活人的伊得却听到这样的话,她实在是有点疑惑。

“你要是愿意,我可以讲给你听,还把这个还给你,不过你拿到后可不能打我哦。当然你是一定打不过我的,哈。”以诺说。

伊得脸色很黑的死死的盯着以诺,而以诺依旧戏谑的看着她。

“别瞪我啊,你瞪着我也没用,现在的你,我一拳就可以杀死的。”

“我听你说,东西给我。”伊得伸出手,依旧瞪着她。

“嘿嘿嘿,还真是厉害呢,昨天才死了爷爷,今天一起来爷爷的尸体就消失了,出房门一看全村人也消失了,现在还能瞪着一个随时可以杀死你的人。啊啊啊,不愧是成年期呀,跟你以前完全不一样了呢。”






TBC

---------------------------------

「伊得 」是德语Erde 的音译,意为  土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