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响在箱子里唱啊啦啦啦啦啦

Whereas I was blind,now I see.

岩石之下【01】

原创小说,文笔很渣,不喜勿喷

----------------------------------

【01】

0000年,一个新的纪元开始。地球表面向下塌陷,我们生活在地面之上的年代就此结束。

大地与地面之上的纪元一样,唯一的变化也就只有出现一种新型的植物,外表与普通的草没有区别,但夜晚来临这种植物会发出微弱的淡淡的荧光,将黑暗的大地照亮。

可是,我们蔚蓝的天空却再也无法看见。岩石之下的世界,抬头能看见的只有岩石,好在岩石天离地面有三四千米,不会让人抑郁得想离开这个全新的世界。

太阳的光芒无法穿透岩石给予我们赖以生存的能量,不幸中的万幸是,在这岩石之下有二十九颗勉强可以称之为“新太阳”黑色球体均匀的镶嵌在岩石天上,给予大地能量。

全球四季变化统一,岩石天下漂着白色的云,天气变化与地面之上无异,对全新的世界人们很快就适应了。地还是原来的地,海还是原来的海,除了天空与植物有变化,其它都未变,倒是空气更加新鲜。

反公元1003年。

夏树百无聊赖的转着笔看向窗外,讲台上老师正在讲荧光草和新太阳之间的关系。这种东西谁都知道吧,夏树想,不就是荧光草在夜晚提供能量给新太阳,白天的时候就反过来罢了。

其实高二的课程并不是真的很简单,除了两者之间的关系以外还有运算公式、原理、延伸运用等等,但是对夏树来说确实是太容易了。我五岁时就会了。

太无聊了,真不知道以诺是怎么想的,非要我来上课,还是睡觉吧。

下午放学后夏树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绕了大约两小时的路程。他太讨厌那个“家”了,一个老女人和两个小屁孩。

慢摇慢摇的走到家门天都黑了,一路回来夏树基本上没见到几个人。开门,屋里一片黑暗。又不在家。

已经不知道第几次了,夏树回家时以诺和白雾、白寒都不在家。有次以诺直接带白寒、白雾出去旅游了大半个月才回来,而在那半个月中以诺甚至完全没有联系过夏树,夏树对这个所谓的家的厌恶也就是这样一点一点积累来的。

不在家最好。

进屋,关门。在黑暗中夏树摸索着开关,在他找到开关准备开灯时,他终于有了一些奇怪的感觉。

开始他感到脖子处有丝凉意,他想控制手指去开灯,却发现控制不了,然后他觉得有些眩晕,像自己在不停的翻转,之后巨痛从后脑传来,他听见他的头落地的声音。

最后,他的手指还是将灯打开,在灯光下,在他意识消失的前一秒,他看见自己失去头颅的身体喷溅着血向前倒去。

在最后的最后,在双眼变黑的刹那他好像听见以诺的声音。


TBC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