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响在箱子里唱啊啦啦啦啦啦

Whereas I was blind,now I see.

岩石之下【03】

原创小说,文笔很渣,不喜勿喷

-----------------------------------

【03】

“她,她们两个……”夏树指向白寒、白雾震惊的无法言语。

以诺没有回头她完全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她就微笑着看着夏树,等待着夏树的回答。

不得不说夏树的心理素质还是不错的,他深吸了一口气坐在那里缓了几秒后看向以诺说:“她们和你都是有哪种名叫「恩赐」的能力吗?”

“不是的哦,夏树哥哥∩_∩”白寒笑着说道,“我和白雾我们不是拥有「恩赐」,我们就是「恩赐」本身。”

夏树听到白寒这样说再一次震惊了一下,不过夏树的智商就如他所说还是很不错的,他转头看着以诺什么都没说,但以诺知道他已经明白了,她们是以诺改变的「现实」。

以诺的恩赐是「创·生纪」,虽然她创造出来的只有白寒、白雾两个,虽然她以后也只能创造她们两个永远都无法再增加,虽然在数量上而论两个实在是少到惨不忍睹,但是白寒、白雾是真正的生命,拥有十分少量但真实存在的自主意识。这也是在夏树提问时没有以诺的控制白寒自己回答的原因。

“那我呢?”夏树问,“我的恩赐是什么?”

“你的恩赐可以让你永远不会被伤害或杀死,对你的伤害会让你疼痛却无法留下痕迹,所有的伤口都会在短时间内消失。即使是头被砍下你也不过花费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就完全恢复了,至于为什么现在才醒,其实是因为你睡着了。「跳动的心」,这是我给你的恩赐取得名字。”

听完以诺所说的话,夏树点点头,从床头柜上拿过一个玻璃杯,狠狠的砸向自己的手,然后用碎掉的玻璃杯刺向自己已经受伤的手。以诺在一旁只是平静的看着这一幕,什么也没做。

确实很痛,夏树看向自己的手。打碎玻璃杯把他的手伤得很是厉害,但疼痛感的持续并不久。等到疼痛感完全消失的时候,他用盖在身上的被子将受伤的血迹擦干净。完好无损。

在夏树还沉浸于伤口的快速恢复中时,以诺坐不住了。“臭小子!被子是用来盖的,不是用来擦血的!你知不知道血迹有多难洗!”

“死女人,不是你跟我说什么我可以快速恢复的话我也不会这样做啊!”基本上没经过大脑夏树就吼了回去。

其实夏树没有察觉到,在知道自己不同于常人之后他跟以诺交流中表露出了与以往的不同,改变并不大,在言语上并没有什么变化,在态度上的改变也只有那细微的一点。但足够了以诺察觉到了,以诺的骂他的瞬间那些细微的改变也消失。这一切都在夏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发生,当然,以诺在他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做的事情绝不只有这点。

以诺无奈的耸耸肩说道:“算了,反正这床被子马上就会废了。”

在以诺说完最后一个字的瞬间,她就冲到了夏树面前顺手就把夏树捞起,然后猛的向后一跃,几乎同时夏树刚才躺的那张床连同后面的墙一起被轰塌。

“来的挺快呀。”以诺说。




TBC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