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响在箱子里唱啊啦啦啦啦啦

Whereas I was blind,now I see.

岩石之下【05】

【05】

白寒拎起还在疑惑的夏树扛在肩上转身就跑,速度比起的以诺快了不少。

“怎么回事!?”夏树惊讶的问。

“让以诺以后跟你解释。”白寒说。

在白寒带着夏树离开后,对方的四人改变进攻方式。开始在进攻的两人把攻击全都转向白雾,另外两人都冲向以诺。其中在前跑面一人从空中撕开一条裂缝抽出一把类似砍柴的斧头,劈向以诺。

他成功了。

以诺的屏障瞬间被劈开,淡绿色的碎片反射着阳光在半空灰飞烟灭。另一个人仅顺其后,他黝黑的皮肤上细小的似龟壳纹的金色光芒遍布全身,以诺看到这幅景象脸色骤变。

没有犹豫,她快步向前抓住这个人跑向其他三人,原本缠住白雾的二人想要离开却反被缠住,二人露出惊恐的表情。那人是他们的最强杀招,他们完全清楚那人的能力。

死定了,他们想。

以那人为中心,金色的光芒扩散开来,刺眼的光辉照得眼睛发疼。没有巨大的声响,没有强烈的冲击,只有无尽的光芒。

那光似在衬托他们成圣般的光明,但却是带他们进入死亡的黑暗。

光芒没有扩散多大,在数秒后便消失了。在金色的圆球包裹的地方什么都没有,完整的切割。房屋、道路、树木……以诺,都没有了,仿佛从来为存在一样。

夏树清楚的、准确的意识到一件事。

以诺不在了。

他知道白寒一定也意识到了。她是她的恩赐,她是她创造的生命,她是她改变的现实。她和她本来就是一体的。

夏树不知道为什么白寒还会存在,以诺不在了她也应该不在。是巧合还是奇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白寒还在的这个事实。

他忠心的希望白寒不会消失,那样或许以诺还会在。

他低下头,轻声的,准确的,清楚的说出两个字。

“以诺。”



TBC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