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响在箱子里唱啊啦啦啦啦啦

Whereas I was blind,now I see.

岩石之下【06】

【06】

白寒带着夏树不停的跑,一直跑进一片森林。一路无话。

大约跑到森林的中间处白寒才把夏树放下,夏树看了看四周问:“来这里做什么?”

“我不知道,”白寒说,“是她让我来这里的,她只让我一直我中间走。还没到最中间,继续走吧。”

---------------------

易德立斯端起茶壶将红茶倒进面前的三个茶杯,往三个小餐碟里放上精致的茶点。做完这些后他转头微笑着看着推开房门的一男一女:“下午好,亲爱的先生、小姐,不建议的话可以品尝一下我准备的下午茶吗?”

面对两张惊讶的脸,易德立斯笑了笑说:“呵呵,不用这么惊讶。我感觉到有两人进入森林的中心处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准备了,虽然你们给我的感觉很陌生,但却没有敌意。别再门口站着了,快进来坐吧。”

夏树和白寒默默的走进坐下,他们至今不知道来这里的原因。白寒知道要来这里,但那只是以诺所想的。

“这位小姐,如果我没记错,你是白寒吧?”易德立斯转头看向白寒“以诺的恩赐之一。”

“!!!”

“这是一个「约定」,以诺在我们中并不算强的,所以我们约定,如果她的恩赐来找我们中的一人,就证明她已经死了。”易德立斯端起红茶边喝边说,“不过,以诺无论如何也是「传说级别」,那么究竟是谁以何种方式杀死她的呢?还麻烦请你们告诉我。”

“为什么?”夏树说“我们甚至还不知道你是谁。”

“我相信他。”白寒说。

“你认识他?”

“不认识。我来这里是以诺的意志,她让我来这里,而这个人在这里。我相信以诺,也相信他。”

夏树沉默了会儿,然后告诉易德立斯

发生何事。白寒静静的看着面前的红茶,什么也没做,什么也没说。

易德立斯在听完事情的原委后慢慢的喝完杯中的红茶,放下杯子他叹了口气:“明白了,是这样啊。”

“对不起。”夏树说。

“不用内疚,这不是你的错。那些人已经做好最后的准备,一次损耗两名「专一恩赐」也是够大方的。”

“哈?「专一恩赐」是什么?”

“以诺没和你说吗?这个说起来就是……啊,抱歉请等一等,我要去准备一些东西。”易德立斯说着起身向后面的房间走去,然后拿着一个茶杯和一盘茶点走回来。

他把茶点茶杯放在桌上摆好,端起茶壶往茶杯中倒茶。倒完刚刚把茶壶放下,房门忽然被狠狠推开。

“易德立斯!你这里居然还有其他的人在!”

金色长发,身穿蓝白相间的裙子,戴黑色蝴蝶结发卡的女孩,睁着满是怒气的湛蓝色双眼瞪着易德立斯。

“呵呵,不要生气啊,亲爱的爱丽丝,今天的茶点可是你最喜欢吃的巧克力杏仁奇曲。”



TBC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