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响在箱子里唱啊啦啦啦啦啦

Whereas I was blind,now I see.

岩石之下【07】



“这样啊,真可惜,我还没见过以诺呢。”爱丽丝嚼着自己盘中最后一块曲奇含糊不清的说。


“你们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夏树无奈的说。


“抱歉,已经忘记了。”易德立斯笑着说。


“什么问题啊?”爱丽丝问。


“什么是「专一恩赐」。”夏树说。


“诶呀?你连这个也不知道?”爱丽丝惊讶的说,“就是不同类型的恩赐,大体来说分为三类,「持续恩赐」、「反复恩赐」、「转移恩赐」。


“简单的说「持续恩赐」是永远维持的恩赐,不会因为人的意志暂停或出现,无论你喜不喜欢你的恩赐它都会一直存在,感觉很可怜诶。「反复恩赐」是最常见的恩赐了,百分之六七十拥有恩赐的人都是反复恩赐,我一直觉得这是最方便、最容易的恩赐,我的恩赐就是反复恩赐哦≧∇≦。「专一恩赐」是只能使用一次的恩赐,有些人的专一恩赐使用之后就不能用了,不过这还算好的,还有些更可怜的专一恩赐是靠消耗生命的,用完人都没了。不过也因为这样专一恩赐绝大部分都是「顶尖级别」以上的,而且专一恩赐只有不到百分之五。”


“夏树你了解你的恩赐吗?”易德立斯问。


“嗯,不会真正的受伤也不会死亡。”夏树说。


“差不多,继续说。”


“没了。”


“没了?以诺没告诉你吗?”易德立斯皱着眉头说,“你的恩赐属于「持续恩赐」是在不停的受伤和死亡中完善自身,进行进化。”


“进化?!”


“是的,没猜错的话,你会在受伤和死亡中不停的变强。”


“听起来很厉害呀。”爱丽丝一边吃易德立斯的茶点一边说。“可惜就是过程太痛苦。”


“痛不痛苦无所谓,只要……嗯!”


夏树还未说完,坐在他身旁的爱丽丝对他挥了下手,他眼前一黑倒在桌上。又死一次。


“他说他无所谓的。”爱丽丝耸耸肩对盯着她的易德立斯和白寒说。


易德立斯喝完第二杯红茶,起身出房子的时候夏树就醒了过来。大约过了八分钟。


“他去干嘛?”夏树问。


“解决一些小问题。”爱丽丝说。


---------------------


易德立斯站在门外,有二十几人朝他这个方向前进,不是找他,是他身后房子中的一人。不过无所谓,反正那二十几人是完成不了任务了。


这是你们的礼物,我收下了。



TBC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