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响在箱子里唱啊啦啦啦啦啦

Whereas I was blind,now I see.

岩石之下【08】

【08】


以易德立斯为中心,墨绿色的薄雾慢慢扩散,身后的房屋和林中的树木似乎全被笼罩在其中。不过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薄雾和房屋和树木间隔着细微到几乎没有却又真实存在的缝隙。


恩赐——「赫尔的腰下」


几乎完美的控制力。


-----------------


“嗯?怎么起雾了?”一个手握日本武士刀的人说。


“麻烦,等会雾起大了那人不就跑了。”在武士刀身后十几米处另一人说。


“呵,一个小鬼罢了。”武士刀说。


“……”


“你怎么不说话了?”武士刀说。


“你,你……”


“哈?我怎……”“当!”


武士刀没说完就被金属落地的声音打断,他顺着另一人的惊恐的目光看去,他的武士刀落在他的脚边。『怎么回事?我的刀怎么掉了,而且我还没感觉到。』


他带着疑惑然后摔倒在地上,他想低头看看自己的下半身,却无法低头。他把唯一能动的眼睛移向另一人,那人惊恐的后退远离他。他勉强看见那人的双腿的皮肤腐烂消失,接着是肌肉、经络,然后那人也摔倒,这时他才看见那人全身上下都在腐烂消失,那人丝毫没有察觉,没有一点点的痛感没流一滴血就这样连同衣物一起腐烂消失。在他自己之后。


除了武士刀二人其余的人也发现起雾了,有的像他们一样没有痛感的腐烂消失,有从口中冒出墨绿色的粘稠液体腐蚀致死的,或是从毛孔流出的墨绿色液体包裹住身体被吸收掉的,还有融化成一滩水进入大地母亲的怀抱的……各种各样的死法,相同点是——都未留下一点痕迹。


-------------------


“爱丽丝出来一下。”易德立斯在房门喊道。


“OK~”吃着从厨房里找到的黑森林蛋糕的爱丽丝,快速刨完最后几口蛋糕边说边出门。


爱丽丝出门置身于薄雾之中,身体与雾之间没有任何间隙。


“怎么了?你还解决不了了?”爱丽丝嚼着口中的蛋糕说。转头她隐隐约约看见一个人影从树林走来。


“居然还有一个?易德立斯你又偷懒!”爱丽丝不满的说,“「欧几里德级别」也能走到这里,不错呀。”


“用液体的。”易德立斯说。


“……嗯。”她抬起右手食指在空中转动,将指尖白色的雾缩小成拳头大小的透明液体团。


“还要小。”


爱丽丝继续转动食指,直到液体变为弹珠大小才停下,这时人影也走到他们面前,是一个精壮的高加索人,脸色苍白动作慢得诡异。她用食指指向高加索人,液体小球缓慢的飘过去,当碰到那人时,高加索人炸成一摊血雾被液体球吸收,然后液体落地消失。


“还是不熟练。”易德立斯说。


“控制力是比你差远了,但就算我的雾比你现在的雾还稀薄也可以杀死他啊。”爱丽丝歪着头对易德立斯道,“我可是有「传说级别」恩赐●v●”


“可惜「你」只是「苏菲亚级别」。”


TBC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