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响在箱子里唱啊啦啦啦啦啦

Whereas I was blind,now I see.

岩石之下【09】

【09】


易德立斯进门就看到夏树又趴在在桌子上,带着疑惑的双眼看向坐在一边的白寒。


“被她杀了第二次。”白寒指着爱丽丝道。


转头看向爱丽丝。


“呃……我帮他进化进化,而且我用的是液体也可以练习一下嘛。”


第一次爱丽丝只是用了点稀薄的毒雾就让夏树趴了八分钟,用液体的少说也有一个小时。易德立斯算了算时间,正好可以解决一些他们二人来时就想解决的事。


“白寒你跟我来,有些事我要单独和你说。”易德立斯说。


-------------------


易德立斯带白寒到里屋,在自己和白寒面前各放了一杯咖啡。白寒对咖啡毫无兴趣,她一直看着易德立斯的眼睛。


“你了解以诺吗?”易德立斯问。


“不知道。”白寒说,“我只是她的恩赐,她意念的一部分。”


“以前确实如此,不过现在她死了。而这正是问题所在,作为恩赐的你在她死后却依旧存在,那你现在是以什么形态存在呢?”


“有何关系吗?我存在或是不存在一点也不重要。反正,她已经不存在了。”


“很有关系,我希望你能仔细思考这个问题,这很重要,非常重要。”


两人之间沉默了很久,白雾低下头看着咖啡静静的做以诺未死时从未做过的事——思考。易德立斯喝着咖啡等待她的回答。


过了许久白寒抬起头再次看向他。“恩赐是用意念改变现实的能力,人死后意念应该便消失了,改变的现实也应该随之消失。我是以诺的恩赐,她死之后我还没消失就证明,以诺的意念没有消失。”


“不错的回答,请继续说。”


“但以诺确实已经不存在,这一点我比任何人都清楚。”


“那么她的意念又是如何存在呢?”


“在我的身体中或是……无处不在!”白寒坚定的看着易德立斯的眼睛,他墨绿色的双眼带有淡淡的欣慰与惊喜。


无处不在吗?真是大胆的想法,不过,如果是以诺就什么都有可能,她所创造的奇迹可不是一个两个。易德立斯想。


“是的,的确很有可能。可今天的重点不是她,是你。”易德立斯朝白寒一笑,“无论以诺以何种形式存在,你现在都是独立的存在,不是任何人的恩赐,是完完整整的一个「生命」!”


易德立斯睁大眼睛激动的挥舞双手,丝毫不顾及自己的形象。“你能理解吗?你,白寒是完完整整的一个生命,不寄托于其它的东西存在!最重要的一点是,就在刚才你展现出你的「思考」能力,逻辑清晰的用你的「自主意识」回答了我的提问,你在思考,而不是条件反射之类。并且根据你的答案可以判断,以诺完整的消除了她的意识对你的影响,你拥有只属于你的意识。最最最重要的在于,以诺在她生命的最后又创造了一个奇迹,她创造了一个「拥有自主意识的完整生命」!”



TBC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