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响在箱子里唱啊啦啦啦啦啦

Whereas I was blind,now I see.

岩石之下【10】

【10】


伤心。


悲痛。


无法理解。


白寒在她刚开始不久的生命中流下第一颗泪水,然后止不住的泪水夺眶而出。


确定拥有自主意识的她终于确定了她早就有的一个想法。以前作为以诺恩赐的她只拥有十分少量的意识,在战斗的过程中她也能感道以诺的恩赐顶多只有「顶尖级别」,离「苏菲亚级别」还有不少距离。所谓的「传说级别」指的是以诺,不是以诺的恩赐,以诺对自身的熟悉以及完美的控制力让她踏进「传说级别」。


以诺原本除白寒、白雾外还创造出一个,那一个在成型前就强行与以诺本身融合,让她有足够的自保能力,而她的防御的确也强于攻击力。


以往以诺面对技巧足够恩赐强于她的人,虽然打不赢也可以轻易脱身,基本处于只有她想走就没人拦得住的状态。但今天她死了,本来可以走却死了。白寒是她的恩赐,对她绝对忠诚,但白寒无法理解以诺为什么不走而带走了不会死的夏树。


她问易德立斯为什么,易德立斯告诉她夏树很重要,以诺是为了一个承诺和心中的信仰。


白寒依旧无法理解,但是无所谓了,这是以诺死前想做的事,她告诉易德立斯“我会完成以诺想做的事。”


“你完成不了,”易德立斯说,“理论上讲你继承了以诺所有的恩赐,而在我跟她以往的讨论来看,她的恩赐全部加在一人身上时有一定可能达到「苏菲亚级别」,可惜你根本不会使用她的全部恩赐,单个的你只有「泰勒斯级别」。可是要是有她的控制力,你甚至会超越她。”


易德立斯站起来绕过桌子走到白寒身边,双手按住白寒的肩膀,眼底透出从未有过的认真。“如果你信任我就留下来,我可以帮你。在控制力方面以诺是最强的没有之一,我虽不及她也可以提供一些帮助。”


“一开始我就说过了,我相信你。”


“好。”


--------------------


正如易德立斯所想,夏树再次醒来时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醒来后他不说话就幽幽的看着爱丽丝,一直看着。身怀代表死亡恩赐的爱丽丝默默转身,让自己的后背接受那灼热的目光。


第一次爱丽丝如此期望易德立斯的出现,而易德立斯似乎听见了她内心的渴望,立刻打开里屋的门走出来。


“抱歉让你们久等了。”易德立斯微笑说。


“没事没事,很及时。”爱丽丝星星眼状说。


“那个,”夏树说,“易德立斯先生请问……”


“嗯?你怎么知道我叫易德立斯,我还没说过啊?”之前夏树二人交代事情经过时介绍过自己,而易德立斯却没说过关于自己的任何事。


“刚才爱丽丝进来时叫过你的名字。”


“这样啊,你刚才想问什么?”


“那个你能和我说说更多关于恩赐的事吗?”


“恐怕是不行了,现在你的处境太危险了,必须马上离开。”



TBC


评论